四十年後的今天可說是依然如故
 
2014/9/26 蔡政儒
PLURK
四十年後的今天可說是依然如故
 

最近因緣際會,有空就翻閱錢穆先生的著作;原以為會十分艱深難讀,但發現錢穆先生的文筆十分親和力,遣詞用字也十分平實,讀起來一點兒都不費力。

近日讀到《經學大要》,裡面有些金句,想要分享:

「什麼叫死讀書?把自己的人生丟在一旁來讀書做學問,便是死讀書。至於你的人生呢?今天看電影,明天吃小館,這和讀書爲學絕不相干的。這樣來讀書都是死的。要學歷史、學文學、學哲學,而把你自己這個人放在一邊,和你所學不相干,怎麼學呢?」

「孔子思想有兩個講法:一是論語,這是孔子自己本身所講的孔子思想;一是孔子以後的書,《孟子》、《荀子》以下直到今天,大家講的孔子思想,你們總得知道一點,漢朝人怎麼講、魏晉南北朝人怎麼講、隋唐人⋯⋯怎麼講?孔子思想講法也要變的,難道只有外國人才懂得變,中國人便不懂得變?諸位今天說中國人守舊頑固,不懂得變,這種話實在似是而非。」

「諸位今天是要拿『方法』來做『學問』,而我告訴諸位,應該『從學問裡產生方法』。治國平天下有一套方法,這套方法在哪裡?在學問裡。學問而能活用,才有方法;學問不能活用,只能教學生,這種學問東漢就看不起。」

「今天的讀書人逃避現實,所志也不大。大學畢了業,再拿到一張碩士、博士學位文憑,可以到大學任講師,升副教授、教授,一輩子到退休。所知就是這樣,這將害了下一代。你們受了上一代的害,也照這樣害下一代。」

「有一美國青年來看我,他是研究康有爲的。他給我看他的參考書目,我一看就說,你研究康有爲,所用的都是間接資料,都由別人寫的,你應先讀康有爲自己的書才行。其實今天一般作學問的,都犯了這種毛病。」

「歷史上任何一個大學者,古代乃至於將來後代,最偉大的第一等的學者,也不會完全沒有錯的地方。我們後來的人,應該補他的缺點,並不能因他有一點錯的地方,我們就因此而看不起他。近代中國人的學風,最大的毛病,就是批評人家一點小錯誤,就要打倒這個人。這都是一種無知不懂學問的人的作風。」

沒想到這些句子所陳述的人事物,到出版四十年後的今天可說是依然如故,委實令人不勝感慨!

您的大名:對方的電子郵件:
請輸入下圖中的認證碼: